网站主

网站主

的生态环境完善发展速度离市场对它的预期还有

发布时间:2018-02-28    作者:侠客    浏览:344

日前,中科曙光副总裁聂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曙光的数据中国战略加速计划提出了要构建四类大数据,这四类大数据是指政府大数据、安全大数据和工业大数据。这次和中科院信工所的合作只是在安全大数据方面,从安全服务器产品到开展安全大数据的研究

4月26日,中科曙光在京举行发布会,就大数据、城市云、超算等方面的发展成果和下一步的发展方略做了阐述,并积极与上海超级计算中心、中科院信工所、中科院大气物理所、中科院电子所、中科院计算所、寒武纪公司开展合作,这些合作大多是信息技术领域的热点,而且对维护国家信息安全颇具意义。

联想到曙光参股的子公司天津海光在近日与AMD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合资公司是否会对国产CPU造成冲击?是否会遭到Intel起诉?曙光和上海超级计算中心、中科院信工所、中科院大气物理所、中科院电子所、中科院计算所、寒武纪公司的合作有何意义?曙光7000超算的设计指标到底如何?

日前,观察者网专访曙光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曙光云计算技术有限公司总裁聂华为网友答疑解惑。

观察者网:习近平主席在网信工作座谈会上强调,“市场换不来核心技术,有钱也买不来核心技术,必须靠自己研发、自己发展”。

也有观点认为,海光和AMD合资是AMD效法ARM向国内授权IP核,中国无法真正学到AMD的高性能CPU核设计能力。

聂华:我想,关于AMD和海光之间的合资事情,海光仅是曙光的一个参股公司。相关事项由海光公司独立决策,曙光不方便进行评论。

第二,这件事情的市场热度很高,是否能获得核心技术、对核心技术的未来市场收益等都有争论。确实,越是扣上核心技术的帽子,这种争论会越多,争论声音会越大。大家关注是正常的,但是如果在事情没有做完的过程中过早、过多的曝光,也未必有助于良好顺利的推进。从这个角度上说,我认为还是多给予一些时间观察吧。

聂华:市场需要充分竞争,多种道路均需要尝试。在前不仅的网信工作会议中,习主席也提到了我国要突破核心技术创新,要区分“做什么事情、走什么道路”。因此,不同的情况要选择适合的方式来推进。

聂华:从今天市场反映来看,ARM的生态环境完善发展速度离市场对它的预期还有一定距离。Power的生态圈相对于当年的安腾也还有一定的距离要走。目前市场上依旧是X86主导的生态。

观察者网:其实国内高校很多年前就获得过X86授权,比如北大众志,那为何现在近乎销声匿迹了呢?

聂华:首先他们并没有销声匿迹,其次intel的授权只是一个基础,关键还要通过后期投入大量的研发工作才能逐步形成自己的技术能力。在核心技术突破这方面,国内的企业都需要面对这一课题。

观察者网:现在国内还有一家做X86的公司,也就是上海兆芯,而且上海市政府的扶持可谓不遗余力——根据网络消息,注册资本就给了12亿,承接核高基1号专项,仅一期工程就获得56亿,2015年上海市政府又给了十多亿经费……在有兆芯,而且获得政府支持力度非常大的情况下,海光和AMD合资是否会有重复建设的嫌疑?

聂华:关于上海兆芯的具体细节我并不了解。我想海光和AMD合作应该在产业化和生态环境上比其他的“芯”具有一定的优势,产业生态环境并不是可以用资金投入量来衡量的。

聂华:首先,曙光和龙芯是师兄弟,都是中科院计算所控制的公司,也都是独立运营的公司。在双方同根同源的情况下,双方会在有利于公司运营的角度上,优先、充分且良好的进行沟通,并选择合适的业务来合作。第二,龙芯发展到今天很了不起,虽仍面临着产业生态问题,但也找到自己的发展方向,比如在军方和专用领域的一些产品,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市场。因此,海光的事情不会影响曙光与龙芯的合作。

观察者网:现在国内有很多单位在做云计算和大数据,曙光和中科院信工所共同推进云计算和大数据产业化,有什么独门绝技保障在市场竞争中获得优势?

聂华:曙光的数据中国战略加速计划提出了要构建四类大数据,这四类大数据是指政府大数据、安全大数据和工业大数据。这次和中科院信工所的合作只是在安全大数据方面,从安全服务器产品到开展安全大数据的研究。

实际上,中科院信工所的背景是中科院和国家保密局共建的研究所,在国家的自主安全体系上它发挥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研究所的作用,还要兼顾到国家自主安全体系建设、安全体系推进等方面的工作。

如果要说优势的话,曙光是中科院的一个自主品牌高技术公司,信工所是中科院和国家保密局共建的研究所,是一个在国家信息安全体系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单位,这个合作是比较好的合作,无论从双方的背景、相互之间的融合关系,以及双方在我们国家自主安全体系承担的责任任务,都会是比较好的一个合作搭配。

聂华:而且这仅仅是这次发布会当中的四大类之一安全大数据下的一个子项目合作,并不是安全大数据的全部。

聂华:先说一下城市云的由来。在行业信息化方面,在我们国家地方到中央的信息化垂直建设得比较完整。但是在智慧城市建设中会遇到的一个大问题,就是每一个城市面对的都是一个个信息孤岛,各个信息孤岛之间很难形成完整体系,互相之间也很难形成真正的数据互通共享。在智慧城市建设过程中,又必须用共享大数据做支撑,这种高度共享的大数据,在支撑一个城市管理决策和建设发展时会扮演大脑的角色。

智慧城市建设不可能是脱离信息化的城市建设。从这个角度讲,城市云是城市信息化的核心载体,既是物理上的载体,是智慧城市的重大基础设施,加载上城市大数据后,又发挥着数据交换枢纽和大脑的作用。

“寒武纪”与中科曙光系出同源,也是中科院计算所多年技术积累的成果。计算所出现好的技术、好的产品,我们一定会有一个优先选择权,计算所也同样愿意把好的技术成果放到曙光来孵化。

从技术上看,寒武纪面向深度学习等人工智能关键技术进行专用芯片的研发,是国内相关领域的佼佼者。曙光在深度学习领域有多年积累,并且在超级计算机、大数据和云计算领域占有优势地位。与寒武纪的携手,不仅利于双方在人工智能领域开疆拓土,更利于打造我国更健全的智能计算产业。

聂华:寒武纪芯片有很大的潜力,双方会基于机器学习领域进行技术和产品上的合作研发。曙光会帮助寒武纪芯片较快的进行科研成果产业化,并且在应用实践中有助于使双方快速改进产品。

寒武纪虽然诞生的时间不长,但受到的关注很多,曙光能够在这个时间就介入合作,也体现出中科院计算所对待优秀技术成果和曙光嫁接、联姻和互动的态度是乐观的。

聂华:首先曙光公司命名的曙光7000并不能等同于外界期盼的曙光7000。对于曙光内部命名的曙光7000,我们在体系架构、处理器选型等一些技术储备工作都已经完成了。曙光作为亚洲领先的超级计算机厂商,在基础性研究上从来没有停止过,当前在技术上达到100P的性能大家是有信心完成的。

另一方面,国家和企业对超级计算机性能要求是有一定差异的。对于国家来说,这种超算项目会参与国际排名,最好拿第一体现实力,无论对鼓舞民心,还是客观评价技术水平,这都有一定意义。国家如有要求,曙光也会积极完成,曙光星云曾经拿到过世界第二,其实拿到第一也并不是技术难题。

但今天,对曙光公司来说,更看重超算产品真正能和行业应用结合,解决国家在重大行业或重大科学研究中遇到的关键性问题,只有这样对企业来说才能够保持可持续发展的。

因此,大家期望的曙光7000未必是曙光自己真正要做的曙光7000,我们更看重它的技术创新、与应用的结合和它真正能解决的问题,而不仅仅是排行。我想,只有多用、用好超级计算机,才能真正推动这个产业的长远发展。

聂华:从国家科技项目规划上看,新一代超算应该会在十三五末期完成,应该是你提到的1000P的超算吧。曙光也会配合国家布局进行参与。

聂华:你所说的国内三大超算品牌是指“曙光、神威”吧。其实彼此之间既有合作,又有竞争了。从国家的层面上讲,肯定是希望三家能实现优势互补,比如神威在众核芯片上,天河在网络上,曙光在产业化上都有优势。国家的科技部门当然希望三家能够实现优势互补,合在一起了。比如十二五规划的无锡那台超级计算机,虽然那台机器的主计算分区是由江南所搭建,但服务分区是曙光搭建的……这个项目是国家国家布局的十二五863项目,从项目规划到用户选择都是政府的支持下,多个单位合作开展工作完成的。总体上说,大家既有竞争,我想适度的竞争,也同样会有利于技术的进步和产业发展。

聂华:刚才我们说了,这次我们发布了四个大数据计划:政府大数据、安全大数据、工业大数据。上海超算中心,作为国内运营8年多的超算中心,虽然现在它的机器规模在国内不是最大的,已经比大中心要小的多得多了,但是大家公认,上海超算中心在超算应用,尤其是在工业应用领域,上海超算中心是对超算应用支持得最好的中心之一,也是工业应用效果最好的超算中心。

上海超算中心作为上海市经信委下属的一个部门,也深入地介入到上海市大数据建设规划当中。曙光和上海超算中心的合作主要有两方面的内容。

第一,从曙光的发展战略讲,建设工业大数据,需要上海超算中心这样的合作伙伴,因为它在工业应用里面,是最权威的一家。

第二,在上海市的大数据建设中,上海超算中心有先天独到的优势。双方联合成立上海超算科技有限公司,其实瞄准的就是两大市场,一个是超算中心原有的工业计算市场,另一个是上海市的大数据市场。


AG亚游 版权所有!
联系人: 手机: